商山洛水總關情

記者 呂磊2019-12-10來源:中國郵政網

  為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扶貧工作的重要論述精神,認真落實《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的指導意見》等精神,確保如期打贏脫貧攻堅戰,11月下旬,中央財政提前下發2020年中央財政專項扶貧資金預算1136億元;12月初,財政部又提前下發中央專項彩票公益金20.6億元支持貧困革命老區脫貧攻堅。

  當前,脫貧攻堅進入最后沖刺和決勝的階段,中國特色扶貧道路,不僅以實際行動加速了中國減貧進程,也為全球貧困治理貢獻了中國智慧、中國方案。而這其中,少不了中國郵政貢獻的一份力量。

  從1999年開始,中國郵政先后選派扶貧干部39人(次)到商洛市洛南縣、商州區掛職,在陜西省郵政企業的大力支持下,開展扶貧工作。20年來,中國郵政投入扶貧專項資金5740萬元,帶動3.8萬多貧困人口脫貧,受益群眾達40多萬人。

  商洛地處秦嶺腹地,是革命老區,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稱,被譽為“秦嶺最美的地方”。但受制于地理位置、交通基礎設施等因素,秦巴山區是中國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之一。

  2018年以來,中國郵政集團公司黨組書記、董事長劉愛力,先后兩次來到商洛,實地調研定點扶貧工作。他曾飽含深情地說:“中國郵政要認真履行央企政治責任、社會責任,強化使命擔當,積極配合當地政府,打好精準脫貧攻堅戰,實實在在為脫貧工作做實事,做到真扶貧、扶真貧,真脫貧、脫真貧。”

  1999年2月,作為中國郵政選派的第一任定點扶貧干部,38歲的黃國平從北京來到商洛,掛職商州市(現商洛市商州區)副市長。

  “八山一水一分田,一床棉被四人蓋,兩條褲子六人穿,土豆是飯又是菜,吃水全靠天來帶……要不是親眼所見,我真不知道中國還有這么窮的地方。”初到商洛,黃國平無法直視極度貧困的現狀。

  “我要做什么呢?我能做什么呢?”每一次,當黃國平從老鄉家里出來的時候,都會這樣問自己。

  那是一個大雪過后的夜晚,連續調研了7天的黃國平回到住處。他顧不上點煤爐子,一把拽過棉被披在身上,蜷縮在椅子上,借著微弱的燈光奮筆疾書。那一夜,他撰寫了中國郵政定點扶貧史上第一份調研報告。天亮了,黃國平望著朝陽,露出了到商洛后的第一次笑容。

  從黃國平的這份調研報告開始,商州扶貧正式進入了郵政時間。

  閆坪村老支書陳福民永遠忘不了1999年4月11日。這一天是閆坪村歷史上第一座石拱橋開工的日子。這座橋,是中國郵政在商洛修的第一座橋。

  時光回到20年前的那天清晨。青壯年扛著鐵锨一路小跑地趕來了,老人一手拄著拐杖一手拿著榔頭趕來了,婦女三五成群地挎著籃子趕來了……為了修這座橋,閆坪村400多口人,除了不能下地的,能來的全來了。

  20年后的今天,這座橋依然是閆坪村唯一的橋。婦女騎著電動車來回穿梭,老人帶著孩子在橋邊嬉戲玩耍,干完農活的老鄉三五成群地從橋上走過……

  20年過去了,中國郵政架起了一座座與商洛老百姓血脈相連的“連心橋”,努力改變著商山洛水的貧困模樣。

  掛職扶貧  郵政人腳踏實地

  “快!往右打輪兒!”馬丕中像發了瘋似的咆哮。一陣刺耳的剎車聲過后,馬丕中的車停了下來。他跳下車,蹲在地上一看,汽車的左前輪離懸崖邊不過十幾厘米。馬丕中站起身靠在車門上,點了一根煙,猛吸了兩口,然后拍了拍驚魂未定的同事:“走!上車,換我來開,中午前必須趕到曹溝村。”

  重新上路的馬丕中來不及后怕,滿腦子都是曹溝村那座壞了的吊橋。他想盡快啟動吊橋修復工程,因為就在不久前,曹溝村一名小孩兒突發疾病,就是因為吊橋壞了過不去,耽誤了搶救時間,不幸離世。想到這里,馬丕中狠踩了一腳油門,加快了車速……

  2001年,馬丕中被選派到商洛擔任扶貧干部。馬丕中的身份是商州市副市長,但他卻成了名副其實的駐村干部。一周5個工作日,他有4天都在山里。一年時間,他跑遍了商州所有的村子。老百姓甚至編了一句順口溜:“想找馬市長,就往山里跑。”把扶貧工程項目化,從工程立項到施工再到驗收進行全程監督是馬丕中的建議。從馬丕中開始,歷屆郵政扶貧干部都堅持項目化運作扶貧工程,力求每一分錢的扶貧資金都用到刀刃上。

  回憶起那段扶貧往事,馬丕中深有感觸地說:“那一年,影響了我的一生。我既體會到了年輕氣盛帶來的挫敗感,也感受到朝氣蓬勃帶來的成就感。從商洛回來,我感覺自己‘老’了。是那種心智上的成熟和責任心的增強。”

  與馬丕中的沖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十三五”后,第一任郵政扶貧干部耿奎所表現出的沉穩。他們身上都有著強烈的時代烙印。

  身體微微前傾,左胳膊夾著筆記本,右胳膊伸出去,面帶笑容地跟大家打招呼。耿奎的這個經典造型深得貧困戶的心。雖然掛職商州區副區長,但耿奎每次去調研,“隨從”只有兩個——一個筆記本和一支圓珠筆。大家覺得耿奎一點都不像官員,更像一名大學老師,所以都喜歡叫他耿博士。稱呼耿奎為博士名副其實,因為他擁有中國人民大學統計學博士學位,更因為他的扶貧有著濃濃的經濟味兒。

  翻開耿奎的筆記本,你會發現,每一頁都有很多數字。聽耿奎講話,你也會發現,他很喜歡拿數字去分析問題。跟耿奎說話,你更會發現,你說一大堆話,他可能就回你一句話,但你跟他說幾個數據,他卻能回你幾大段話。

  作為中央提出精準扶貧要求以后的首位郵政扶貧干部,耿奎需要開啟郵政定點扶貧的全新時代。但改革之路并不是一帆風順。

  “我不贊成大規模進行產業扶貧,搞砸了怎么辦?寶貴的扶貧資金不能砸在咱們手里啊。”“話不能這么說,改革開放剛開始的時候,不也是摸著石頭過河嗎?”

  2016年10月,耿奎到任后,這樣的爭論,在陜西省郵政分公司和商洛市郵政分公司的扶貧干部間持續了7次之多。每一次爭論都是一次思想的碰撞,大家的出發點是好的,都希望有限的扶貧資金能用在刀刃上。

  “時代不一樣了,我們再像原來一樣架橋、修路,既不符合中央的要求,更不合乎現在農村的實際啊。”“一戶一戶地去解決貧困戶的收入問題,效率太低了。如果能讓大家聯合起來,搞一個產業,那就能一次性解決幾十戶甚至上百戶的貧困問題。”

  每一次爭論,耿奎都非常理性地闡述自己的觀點,讓大家從思想上統一認識。2017年初,在郵政的幫扶下,商州區有了第一家農產品深加工廠——五峰食用菌公司,讓食用菌深加工、原材料變商品成為現實,直接解決了當地菇農產品銷售難的問題,還破解了當地貧困戶就業難的困境。“在‘精準扶貧階段’,我們郵政扶貧干部必須革新思想,必須要用經濟學思維去做扶貧工作。”耿奎說。

  “耿博士,歡迎你常回家看看。”2018年10月26日,是耿奎掛職期滿,離開商洛的日子。知道耿奎要走了,很多人都來送行。“如果每一個扶貧干部都能像耿奎一樣工作,就沒有打不贏的扶貧仗。”商州區委、區政府給予了耿奎非常高的評價。回到北京后,耿奎更是獲得“中央和國家機關脫貧攻堅優秀個人”的榮譽稱號。

  20年來,中國郵政共向商洛選派扶貧干部39人(次)。無論身處哪個年代、擔任哪種職務,所有人都像黃國平、馬丕中和耿奎一樣,從來不去想扶貧工作的捷徑,只做一件事情:離鄉親們再近一點,讓心與心相連。

  上大學  不是白日夢

  記者去采訪那天,趙李陽特地穿了自己最好的一身衣服。那是一件不過50元錢的T恤衫,一條洗得有些發白的牛仔褲和一雙實在普通的帆布鞋。她反復在說一句話:“失而復得的東西,會讓人格外珍惜。3年大學生活,我要過得特別精彩。”

  2018年夏天,如果不是中國郵政,趙李陽已經坐上了開往深圳的火車。為了一家人的生活,她必須出去務工。

  一家5口擠在一間屋子,坑坑洼洼的地面很容易把人絆倒,唯一的光源是一個15瓦的燈泡,最新的家具竟然是一個40年前的柜子。這就是位于商州區大荊鎮的趙李陽家。“全家人的收入都靠我一個人打些零工。我供不起趙李陽上大學。”趙李陽的父親無奈地說。

  2018年夏天,是中國郵政“教育+就業”政策改變了趙李陽的命運。

  “十三五”期間,中國郵政計劃面向洛南縣、商州區資助200名高中應屆建檔立卡貧困生到石家莊郵電職業技術學院和陜西通信技師學院學習,3年學習期間給予每人2萬元的生活補助。這些學生畢業考核合格后,將被安排在郵政企業工作,實現一人就業帶動全家脫貧。截至目前,已有139名貧困學生通過中國郵政“教育+就業”政策圓了自己的大學夢。首批10名受助貧困學生入職商洛市郵政分公司。

  18年前,中國郵政的教育扶貧同樣改變了商州區中學校長張寶峰的命運。

  已經穿上棉衣,披上棉被,但刺骨的寒風仍然“見縫插針”地吹到了張寶峰衣服里,凍得他無法專心致志地批改作業。2001年,張寶峰在偏遠的黑山鎮樊川村小學工作,四面漏風是他工作環境的真實寫照。當年7月,一座嶄新的郵政希望小學落成了。學生們搬進了寬敞明亮的教室,張寶峰也有了自己的宿舍。就是在這間宿舍里,張寶峰從一名村辦學校的老師慢慢成長為商州區最好學校的校長。

  今天,這座希望小學依然還在,課桌前“中國郵政”四個大字特別醒目。

  5月19日,中國郵政教育扶貧宣講會開到商州區中學。鄰近高考,中國郵政是唯一被允許進入這所商州最好學校進行招生宣講的單位。宣講會上,張寶峰動情地說:“同學們,你們在座的很多人,都曾經在中國郵政修建的學校里學習過。今天你們將有機會繼續在中國郵政的幫助下上大學,甚至進入郵政系統工作。這個夏天,中國郵政將改變你們的命運,改變你們家庭的命運。”

  而此時此刻,在石郵學院,成長導師張金成在忙著為即將畢業的商洛貧困生修改實習報告;輔導員任怡在和學校食堂商量,再多提供幾個勤工儉學的崗位給即將入學的商洛貧困生。從成長導師學業上的指導到院系輔導員生活上的關心,再到學院提供的企業實習機會,來自商洛的學生深刻地感受到郵政大家庭的溫暖。“從生活到學習,我們竭盡所能,讓這些商洛的孩子學有所成、學有所悟,不枉這大學3年時光。”石郵學院黨委書記郎秋紅說。

  和趙李陽一樣,每一位進入石郵學院學習的商洛學生都在盡情享受著精彩的大學生活,都在用實際行動回報中國郵政的付出。

  從扶貧初期捐獻桌椅板凳、修建希望小學,到現在的“教育+就業”政策,中國郵政的教育扶貧改變了一代又一代商洛孩子的命運。從入學前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里,到入學后刻苦學習專業知識,以讓家鄉人民脫貧致富為己任,中國郵政“教育+就業”的扶貧政策在改變貧困學生命運的同時,更改變了他們的思想。從精準扶貧到鄉村振興,中國郵政在為商洛的騰飛積蓄著青春的力量。

  郵政扶貧  獨一無二

  2018年10月的陶嶺社區,剛剛迎來朝天椒的大豐收。蹲在貧困戶辣椒地的田壟上,第一次到商洛調研郵政扶貧工作的劉愛力說:“朝天椒的豐收不等于農民的豐收。我們要多形式、多渠道開展扶貧工作,要著力打造扶貧龍頭企業,要發揮郵政優勢,做好扶貧產品的線上、線下推廣銷售,最終助力精準脫貧,促進農民增收。”

  “十三五”以來,黨中央提出了精準扶貧的新要求,中國郵政加大了對商洛的扶貧力度,擬在“十三五”期間投入扶貧資金3000萬元。這筆錢怎么用,怎樣體現郵政特色?唯有利用郵政金融、電商優勢,走具有郵政特色的“產業+”的扶貧道路。

  陶嶺社區共12個村民小組,1436位村民,人均耕地面積約1.6畝,一畝地一年收益不過600元。經農業部門考證,該地氣候具備種植朝天椒的天然條件,但初期推廣工作卻十分艱難,許多農戶不敢嘗試。2017年,中國郵政在羅坡村、陶嶺社區試種朝天椒,當年天旱仍取得豐收,幫扶效果引起當地政府和扶貧部門的重視,繼而開始全縣范圍大面積推廣。2018年,中國郵政投入專項資金482萬元,扶持商州區、洛南縣65個村規模種植朝天椒1.04萬畝,產值達5000萬元;今年,又扶持31個村種植4000余畝。

  中國郵政采取“村集體經濟提留+農戶土地入股分紅+貧困戶分紅”經營模式,每畝給予500元生產資料補貼。每茬朝天椒種植前,訂單公司以高于市場價的價格與農戶簽訂保價回收協議;待朝天椒成熟后,由合作社統一對全縣朝天椒進行收購,最后將盈利以分紅的方式返還給農戶。

  2018年,這一舉措共帶動商州區和洛南縣2923家種植戶9557人脫貧,為農戶增加了近千個勞務就業崗位;今年,中國郵政產業扶貧依托洛南縣朝天椒種植和商州區菊芋種植又帶動6191戶、1.5萬名貧困群眾脫貧。

  在洛南縣古城鎮周嶺村朝天椒示范基地,幾個“紅工裝”在一群村民中格外顯眼。他們是辣上天現代農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辣上天”)的工作人員,正幫助村民栽種朝天椒苗。不久,紅彤彤的辣椒會被送入辣上天廠房,經過加工后變成干辣椒、剁辣椒,再被運送到全國各地的辣椒制品廠、火鍋店。

  4年前的辣上天僅僅是一個小作坊,如今,在中國郵政的幫扶下,已經成為真正的“辣上天”,僅2018年產值就達9000多萬元。辣上天董事長馬會鋒說:“2018年,辣上天擴大生產規模時遭遇資金瓶頸,中國郵政儲蓄銀行給予420萬元貸款額度,幫扶辣上天做強做大。”

  在讓辣上天一飛沖天的同時,中國郵政又讓“郵老哥”走向了全國。2014年,程東來帶領村民種香菇,但一直處于產業鏈的低端,盈利空間有限。2017年,在耿奎的努力下,中國郵政先后投入200萬元扶貧專項資金,幫助程東來成立了五峰食用菌公司,打造“郵老哥”品牌。今年初,中國郵政開展線上線下消費扶貧活動,在一個月的時間內幫助銷售12萬瓶。一年來,在中國郵政扶貧干部、商州區副區長劉繼臣的努力下,中國郵政共助力銷售“郵老哥”香菇醬近50萬瓶。

  “郵政讓鄉親們的日子有了奔頭。”程東來說,“‘郵老哥’帶動周邊86戶群眾種植香菇約130萬袋,戶均年增收3萬元。帶動全鎮213戶貧困戶入股分紅,戶均共計分紅5200元。”

  不用勸  我愿意干

  頂著烈日,在洛南縣陶嶺社區中國郵政產業扶貧基地里,55歲的貧困戶潘小紅小心翼翼地在給自己的朝天椒苗澆水,并不停催促著同村的另外幾個貧困戶抓緊時間把草除掉。“這辣子大家種得好,自然就能賣得好。”

  一年前,潘小紅還是一個滿腦子只想著坐等政府救濟的“懶惰戶”。那個時候,他總是跟人說:“我得腦血栓了,再干農活會沒命的,政府得養著我啊。”

  潘小紅的改變,要從一片辣椒地說起。

  郝軍,陶嶺社區的第一書記;楊明,洛南縣副縣長,他們都是2018年到任的郵政扶貧干部。今年,郝軍、楊明等3人在陶嶺社區承包了4畝責任田,種植線椒和朝天椒。跟村民一樣,郝軍每天一起來就會到自己的地里轉轉,用他的話說,就像養孩子一樣。楊明因為有其他工作,不能時常到地里,索性就弄了一塊微縮試驗田放在辦公室里,每天一上班第一件事就是打理那塊試驗田。

  郵政扶貧干部就是想讓貧困戶明白,如果他們這些“門外漢”都能把辣椒種好,那么,作為業內人士的貧困戶更應該把辣椒種好。“只有讓貧困戶從思想上主動去琢磨如何脫貧,我們這扶貧工作才算干得徹底、干得有成效。”楊明說出了他們如此拼命的原因。

  就在陶嶺社區的貧困戶在地里熱火朝天栽種辣椒苗的時候,45公里以外的商州區陳塬街道上河村村委會里,一場看似平常的村兩委班子例會正在進行。

  “要盡量調動種植戶積極性,讓他們主動參與后續的核桃日常管理。”“要算清賬,愛心認領牌制作和懸掛成本約4元錢、核桃包裝箱15斤裝的需要5元錢,一個核桃夾和青皮核桃刀需要4元錢,人工分揀費、寄遞費……”

  自從2018年8月,王海珍被選派到商州區上河村擔任第一書記后,村兩委的每周例會開得越來越熱鬧了。從一開始他唱獨角戲,到現在得控制大家的發言時間,王海珍讓村兩委班子的主觀能動性有了質的飛躍。

  提升村兩委黨員干部的素質能力,是2018年中國郵政的扶貧重點。這一年,中國郵政投入40萬元在商洛市商州區、洛南縣開展村支部書記培訓,共培訓干部593人,培訓內容覆蓋精準扶貧工作任務、農村“三變”改革、基層黨組織標準化建設、預防職務犯罪、文化自信與脫貧攻堅等。

  洛南縣扶貧開發局副局長王亞斌表示:“中國郵政通過加強村黨支部書記培訓,為貧困村打造了一支‘不走的扶貧工作隊’。”

  從潘小紅的質變到上河村黨員干部素質能力的提升。進入第20個年頭的中國郵政定點扶貧工作又迎來了一次轉型升級。“打造一支永不走的工作隊”是中央對各單位定點扶貧工作的要求。中國郵政深知,行動上的改變源于思想上的轉變。在因地制宜地進行產業扶貧的同時,改變貧困戶“坐等靠”的落后思想,提升村兩委班子的素質能力,讓原有成功的扶貧模式、工作方式得以延續更為重要。

  從早期的教育資助、修路修橋等基建扶貧,到“十三五”以來的電商扶貧、金融扶貧、保險扶貧、產業扶貧、教育扶貧、科技扶貧和基礎設施扶貧等7大類項目全面推進,從“輸血”扶貧向“造血”扶貧轉型升級……作為新時代美好生活的創造者、守護者,中國郵政將堅定不移為實現脫貧攻堅的既定目標而努力奮斗,帶領商山洛水間的鄉親們過上幸福的生活。小康路上,一個都不能少!

导购赚钱吗